咕咚网

水影b54翻译,湖心亭看雪翻译,畏影恶迹文言文翻译,我的世界水影b54翻译

发布时间:2019-11-19 04:19 出处:网络 编辑:iCMS

“秋雅,我这次再也不能纵容你了。在惜陌醒来之前,你不准再过来见他。”

花千妍难过的看着他,“方简师兄,你怎么……”

“炙,你别看不起我,我可是大夫!”

“炙,你别看不起我,我可是大夫!”只有你听见

容秋雅挺着脖子,意思很明显,我就是不走,你能把我怎么样。

七杀没理他,继续驾车。到了南宫愿出事的地方后,楚倾瑶发现前方一望无际的全是海水,连个人影子都没有。

“不自量力!”他被激怒的脸上,现出血样的狰狞。

楚倾瑶对着外面道,“七杀,你去看看芸篱在屋里没?”

楚倾瑶立刻派人去请父亲,告诉他说,他一直心心念念的大恩人帝农来了。楚清萧匆忙迎了过来,一见到帝农就激动的握住他的手,“阁主的大恩大德,我楚清萧终身都不敢忘,真没想到,我们竟然成了儿女亲家。”

“七杀,你与七绝同样是王爷的暗卫,等处理完昆仑境之事,你就考虑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。”

“虽然没有性命之忧,伤得却极重,你快去看看她。我们很快就要走了,绵姨肯定有话要对你说,我先回房了。”

第158章敢威胁太后 她已经把姿态放得够低,希望太后会适可而止,没想到她还变本加利了。她楚倾瑶就是泥人,也被逼出了火气,何况她还占在理上,她就不信太后会把这种事拿到明面上来让大家知道。 到时候,先不说别人,就是皇后也会恨死她。 “楚倾瑶,你敢威胁哀家?”太后一脸震惊,这一天炙王妃都低声下气的,她满心以为再逼她一下就会答应,怎么还适得其反了? 楚倾瑶目光冷冽,讽刺的道,“太后的用心,傻子都能看出来,如果你想一石二鸟,既除去皇后的孩子又能铲除炙王府,麻烦太后另想其他高招,本王妃这条路行不通。” 太后张着嘴巴,一时间被楚倾瑶说得哑口无言。她想不通炙王妃何时也这么难对付了?不是只有炙王才桀骜不驯,不把她放在眼里吗? “楚倾瑶,你敢不将哀家放在眼里?”她瞪着难以置信的双眼,到现在都不敢相信,乖乖跪了一天的楚倾瑶会突然伶牙俐齿起来。 楚倾瑶冷笑,眼中明显带着鄙夷,“太后,本王妃要是不将你放在眼里,会在这里乖乖跪上一天吗?我楚倾瑶可以受制于人,但那也要我心甘情愿才行。” 她漠然的转身,“本王妃告退。”跪了一天,楚倾瑶也来了脾气。太后要是敢定她的罪,她就把今天的事说出去。就算所有人都不相信,皇后一定会信。 七绝一见到王妃,担心的上前,“王妃,你的腿没事吧?” “我是大夫,能有什么事?顶多留点淤青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她自嘲的瞥了眼身后的皇宫,这里真是藏污纳垢之地,连太后都想除掉自己未出世的皇孙。果然是天家的做法! 七绝虽然愤怒,也没有办法,安慰道,“王妃,等王爷回来就好了。” “嗯,我知道。”楚倾瑶抬头望着头顶的天空,轩辕炙快回来了吧! 楚倾瑶才刚回来,棉姨就过来了。看了她几眼,问道,“听说你进宫了?怎么去这么久?” 楚倾瑶喝了口水,“太后不让我走,我自然回不来。”多余的话,她一句都不想说。要是让绵姨知道她在宫里跪一整天,不知道怎么讽刺她呢! 绵姨看了一会,忽然回身关上房门,似乎有什么话要说。楚倾瑶喝光了杯子里的水,又给自己倒了一杯。她都一天没喝水了,嗓子干得厉害。 “楚倾瑶,你跟我说实话,昆仑卫到底是不是炙儿下的手?” 见她面有忧色,楚倾瑶放下杯子,“绵姨应该相信王爷,素如一和你关系再好,她也是外人。” 绵姨脸色一滞,愤愤的走出去。 楚倾瑶吩咐红檀送来洗澡水,洗澡的时候看到双膝青紫了一大片,碰一下都疼。暗暗调动内力将淤血化开,才从浴桶里出来,简单吃了口饭。刚要上床,花千妍从外面进来,“姐姐,你今日进宫太后有没有难为你?” 楚倾瑶刚走,花千妍就和贺兰唏出去玩了。在将军府吃了晚饭,也是刚回来。见她一脸关心,楚倾瑶笑道,“没难为姐姐,太后只是想让我帮她调养身子,开了药方后又陪她说了一天话才回来。” 花千妍在她对面坐下,“姐姐,我和贺兰唏约好了明日去京外的踏月湖看荷花,姐姐,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好不好?” 楚倾瑶哪有心情去玩,拍着她的手,“让方简陪你去,奶姐有事走不开。” “姐姐,反正炙王走了这么久都没回来,你和我回古武门好不好?哥哥那么喜欢你,你忍心让他难过吗?”花千妍一直没放弃让她嫁给花惜陌。 “妍儿,不准胡说。”楚倾瑶打了她手背一下。这丫头,什么话都敢说,好在轩辕炙不在,要是被他听到肯定又要黑脸了。 花千妍吐了吐舌头,她也知道自己的话不切实际,可她就是抱着那么一点点幻想,希望姐姐可以嫁给哥哥,那样他们就永远是一家人,永远在一起了。 见楚倾瑶不太精神,似乎很累,花千妍心疼的道,“姐姐累了就早点睡,妍儿回去看看方简。” “嗯,去吧!”目送她美滋滋的出去,楚倾瑶把自己扔到床上,在宫里强撑了一天,一躺下忽然觉得好委屈。 眼圈一红,轩辕炙,我被人欺负了。如果你在多好,膝盖真的好疼! 烟红夏和漫天妖睡在相邻的两个房里,如果没有漫天妖,她死都不会住进青楼这种地方。这几天,日日看到花娘进出漫天妖的房间,她忍不住心生嫉妒。 见花娘端着新泡的春茶过来,从屋里出来将她拦住,“花娘,春风阁的生意一大堆,伺候门主的事就交给我好了。” 花娘一愣,笑道,“十个春风阁,也不及门主一人重要。” 绕过她就要往前走,烟红夏气极,伸手去拦,花娘一闪身,好好的一壶新茶直接洒到了地上。茶壶落地的声响惊到漫天妖,他推门走出来。 “什么事?” 烟红夏一脸无辜的看着地上的茶水,花娘低头将茶壶捡起来,歉意的道,“门主,是花娘手滑,洒了一壶好茶。” “无碍,花娘,我不渴。”漫天妖在房里将两人的争执听得相当明白,见花娘不说破,他也只好装成不知。警告的看了眼烟红夏,关上房门进屋了。 烟红夏得意的看着收拾残局的花娘,趾高气昂的也回了房里。在心里一遍遍的重复,漫天妖,你是我的。我为你背弃了医门,你不能让我什么都得不到。 花娘擦去地上的水渍,重新泡了一壶茶送过来。见漫天妖坐在床上闭目养神,轻手轻脚的放下后想要出去。 “花娘。”她才刚转身,就被叫住。 “门主。”她眼中有喜色一闪而过。她知道自己的身份,不敢奢求太多。哪怕门主多看她一眼,多和她说一句话,她也能高兴一整天。 “你为什么不说实话?”漫天妖看着她。 花娘一愣,很快明白门主是在说刚才的事。淡然的道,“烟姑娘也没怎么样,可能真的只是想替我送茶水进来,是我太紧张了,才将茶壶掉到地上。” “花娘,这是在春风阁,是你的地盘,你用不着委屈自己。在本门主面前,十个烟红夏也换不走一个花娘。” 花娘惊喜交加,抬头激动的望着门主。又怕自己表现得太过,被门主发现什么。只好匆匆低下头,压抑着心底的狂喜。原来,她在门主心里这么重要。 她忽然很想问问门主,那十个花娘能不能换走一个楚倾瑶?有悲凉在她眼底划过,她终究只是一名青楼女子…… “多谢门主抬爱,花娘一定不让门主失望。”她微敛一礼,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,“门主这次准备在京中逗留多久?” “还没定。你只管忙你的,这院子平时也没外人,你只需派人按时送饭过来。”这里是在春风阁后面开辟出来的独门小院,院中四周种满了翠竹,风景怡人,幽雅清静。 “门主放心,花娘不会耽误春风阁的生意。” “嗯。” 花娘出来时,瞥了一眼烟红夏的房间,见她正立在窗前,透过纱窗看向自己。她心里一慌,好像心事都被人看了去,仓促着逃离。 宇文天清被关在一间独立的帐篷里,不知道什么原因,东方铎并没有带她进城去指认住处。要不是每日都有小兵送来一碗稀粥,她都以为自己被人遗忘了。 天气闷热得喘不上来气,这些天,边关再也没打仗,她猜测着定是二皇子宇文景盛来了。只要苍隼国拿出十足的诚意,这场大战就会停下。 她只期望到时候,东方铎和宇文景瑞都把她忘了,那她就可以逃走。哪怕到最后毒发身亡,也是她命该如此。 脚步声由远及近,有人来了。她望了眼外面,还以为是送粥的小兵。“出来,殿下要审问你。” 宇文天清看了眼布满伤痕的两手,这双手算是废了。绝望的眼中迸出汹涌的恨意,宇文景瑞,我诅咒你不得好死。 她起身走出来,跟着小兵很快来到东方铎的大帐。进来后发现里面没人,刚松了一口气,就觉得整个身子突然悬空,扑通一声被人扔进了水里。 她喝了好几口水才挣扎着将头探出水面,发现自己正狼狈的站在木桶里,而东方铎正一脸阴笑的盯着她。她向后挪了挪,低头不敢去看面前的男人。 “说,你到底是谁?”东方铎才不信她的鬼话。如果是普通人家的女子,就是渴死怕是也不敢接近军营。要知道入了军营的女子,名声也就毁了。 军营只有一种女人,就是军妓。 “殿下,民女真的不是奸细,求殿下开恩,放了长乐吧!” “你叫长乐?”东方铎皱眉。 “民女的娘希望民女可以快乐一辈子,便为民女起名为长乐,离长乐。”宇文天清可不敢说出真名。 东方铎眼前忽然浮现出一名身材婀娜,娉娉婷婷的女子,女子很美,像三月里绽放的桃花。他心里一痛,长乐,你到底在哪? 他眸中带着痛意,注视着水中的女子,她少了长乐的单纯和青涩,比长乐更妖娆,更勾人心魄。见女子在水中瑟瑟发抖,他终是不忍,放缓语气,“洗好了再出来。” 宇文天清震惊的抬头,对上他满是痛触的眸子,心像被什么锐利的东西细细的划开一道缝,些微的疼。她甩了甩头,这些天身上都馊了,确实该好好洗洗了。 头上起了一阵风,一件男人的外袍搭在了桶沿上。她双臂环胸,心里现出一抹期望,东方铎,我这身子你会要吗? 等她从水里出来时,身上只穿了件男衫,里面滑溜溜的很不舒服。屋里飘满饭菜的香味,她贪婪的吸了一口。就听东方铎道,“过来,吃饭。” “啊?”她惊讶的看过去,见桌上摆了七八个菜。揉揉肚子,这些天她都没吃饱过,早饿得前腔贴后背了。小心翼翼的开口,“殿下,我真的可以吃?” “嗯。”她顾不得害怕,走过去优雅的吃起来。虽然她小时候也挨过饿,可她毕竟是公主,在宇文景瑞有意的培养下,一举一动都透着贵气。 东方铎的眸子深了深,这个女人绝不是她口中的平民。 他看着她吃,一直没动筷,只是一个人在旁边浅酌。待她吃完,拘谨的起身,“殿下,我……” 东方铎的眼睛有些发红,对她招招手,她略一犹豫还是靠过去。东方铎忽然抱起她,将她扔进军中并不柔软的大床。 她惊呼一声,他已经压了下来,手从衣襟处探进去,“啊!”宇文天清身子一软,轻吟出声。 东方铎身子一顿,端祥着身下的女子,不行,她不是长乐。 夜空中,一道刺眼的闪电划破天际,紧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,大雨倾盆而下。漆黑雨幕里豆大的雨滴不停的砸下来,打到帐篷上,发出密集如敲的声响。 身下的女子焦虑不安的动了动,手勾上他的脖颈。 不管帐篷里的两个人怎么折腾,如何的嘶吼媚叫,都被雨声淹没。在宇文天香接近昏迷之际,听到一个哀求的声音在耳侧响起,长乐,别再离开我好不好?长乐…… 今天是花千妍和贺兰唏去游湖的日子,两人刚到踏月湖,贺兰唏就遇到了熟人。“郡主,你也来看荷花吗?”一位身高七尺,浓眉大眼,举止磊落的男子迎面而来。 “瑜副将,好巧啊!”贺兰唏笑着搭话。见瑜副将的目光落到花千妍身上,忙给他们介绍,“千妍,这是我父亲身前的副将瑜苍南,瑜副将,这是炙王妃的妹妹花千妍。” 瑜苍南愣了下,炙王妃何时又多了个妹妹?不过他聪明的没问。 “郡主,要不然我们一起游湖吧!我去找船。”瑜苍南偷看了眼花千妍,又连忙移开。细看就会发现他脸颊在微微发红,好像害羞了。 贺兰唏本就是大咧咧的性子,听完立马赞成,“那就有劳瑜副将了。”然后她拉着花千妍往湖边走了走,迎着扑面而来的香气,舒服的喟叹,“千妍,你看我们运气多好,说来游玩,就有人冲过来当跑腿的。” 花千妍打趣道,“贺兰唏,那个副将不会是看上你了吧?要不然怎么这么殷勤?” 贺兰唏瞪了她一眼,“不准瞎说,瑜副将人其实很好的,要不是你有了方简,我倒希望你嫁给他呢!这样你就可以留在京里,我们没事就可以一起出来游玩。” 花千妍啐了她一口,“再胡说,我就不理你了。” 今天本来她是喊了方简的,但古武门分舵的负责人过来了,要不是因为提前约了贺兰唏,她今天也不会出来玩,肯定跟着去分舵。 贺兰唏笑哈哈的凑过来,“哟,你还真生气啊!我就随便说说。等我有时间了,就去古武山找你,反正京城我都呆腻了。” 花千妍向她伸手,“一言为定,我在古武山等你。” 贺兰唏伸手握住她的,“一言为定。” 没过多久,瑜副将就回来了。因为游湖的人太多,他没租到独立的小船,只好选了艘大的花船,让船家预留了三个位置。 没过多久,花船就开了。踏月湖微波荡漾,湖光潋滟,不远处的荷花在湖中亭亭玉立,宛如阿娜的少女,花千妍不觉看痴了。 古武山后山就有荷花,但面积太小,远不及眼前的来得震撼。接天的碧落无边无际,似乎永远没有尽头。 “千妍姑娘,你很喜欢荷花?”瑜副将已经观察她半天了。 花千妍一愣,随即笑笑,“嗯,很好看。”她的目光依然看向远处,真想花船走快点,数一数这踏月湖到底有多少荷花。 听见两人说话,贺兰唏忽然噗一声笑出声。瑜副将的样子实在是太丢人了,双手紧握,满脸通红,不就是和女孩子说一句话吗?还能吃了他不成。 “贺兰唏,你笑什么?”花千妍不解。 贺兰唏连忙摆手,“没没,我就是心情好,忽然就笑了。”花千妍白了她一眼,自顾的继续看荷。 贺兰唏用眼偷瞄着瑜副将,见他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,怕是对花千妍动了心思。真是可惜了,他出现得晚了一步。不过看在他是父亲手下最得力的副将,她还是决定给他创造机会。 她慢慢的挤出人群,向船尾走去,忽然,斜肆里有人拉了她一把,她转头看去,竟然看到了宇文景瑞。顿时不悦的退后一步,“宇文景瑞,你怎么在这里?” 宇文景瑞其实早就看到她了,见他们三个人一同上船,正不知如何接近呢!贺兰唏竟自己落了单。 “贺兰郡主,本太子只是想打声招呼而已,你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?”宇文景瑞断定,自己被废之事,还没传到天琼。 贺兰唏瞪着他,“本郡主和你不熟,不觉得有必要和你打招呼。还有,你在天琼做过什么,自己心里清楚,要是再纠缠不休,我就喊人抓你了。” 宇文景瑞眼中现出一丝怒意,轻佻的开口,“贺兰郡主,道听途说的事做不得真,本太子可是倾慕郡主好久了,不如你跟我回去,做我的太子妃。” “滚远点,看见你就恶心。”贺兰唏厌恶的别开眼。 见她如此不给自己面子,宇文景瑞脸色铁青的盯着她,眼看她就要掩入人群,他目露狠光,猛的冲过来,趁人不备就将一块帕子按向她的口鼻。 贺兰唏大惊,只觉得一股香气袭来,闪身一躲,但因为四周都是人,虽然躲过了口鼻,还是被他一把抓住了肩膀。她使了个巧劲,挣了出去。怒喝道,“宇文景瑞,你个卑鄙小人,今日我非捉了你压送官府不可。” 她挥手打来,宇文景瑞侧身一躲,身子前倾用极低的声音道,“郡主就没觉得头晕吗?”贺兰唏愣住,宇文景瑞得逞的笑起来,手掌再次伸来,将一方帕子直接捂到她鼻子上。贺兰唏只觉得一阵眩晕,身子摇摇欲坠。 因为两人打斗的范围和动静都很小,并没引起其他人注意。宇文景瑞伸手揽住贺兰唏,“娘子,别闹了,跟为夫回家。” 贺兰唏想要挣扎,却觉得身子软绵绵的眼前一黑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忽然一双手将她从宇文景瑞怀里抢了出来,冷声道,“宇文景瑞,你的劣性还真是难改。” 眼看着好事被人破坏,宇文景瑞不禁大怒,看着面前的陌生男子,不满的道,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也敢来管本太子的闲事?” 男子冷笑,“你还是太子吗?怎么苍隼国废了你,你不知道?” 宇文景瑞自认为从来没见过此人,从时间上推算,他被废的消息不应该传得这么快才对,这人是怎么知道的?他疑惑的道,“你到底是谁?” 男子看了眼四周,忽然大声道,“宇文景瑞,宇文景盛可是派人四周找你呢!你说我要是抓了你给他送去,他会给我多少赏钱呢?” 见已经引起四外的注意,宇文景瑞不甘的挤进人群。 男子扶着贺兰唏走到船尾,让随从去船头叫她的同伴。贺兰唏一上船,男子就看到了。当看到宇文景瑞拦住她,他便一直留意着。 “姑娘,贺兰郡主让你过去一下。”随从扯了下花千妍。 瑜副将打开他的手,“你是哪来的野小子,对人家姑娘拉拉扯扯的?”随从心内不屑,好言道,“是贺兰郡主出了事,让你们去船尾见她。” 花千妍大惊,跟着随从很快挤到船尾。一眼看到贺兰唏正被一名男子抱在怀里,她一声惊呼,“你是什么人,快点放开她。” 男子皱眉,随从拦下花千妍,“她被宇文景瑞迷晕了,是我家主子救了她。” 花千妍一愣,瑜副将已经冲上前,厉声道,“把人放开。”又看向花千妍,“千妍姑娘,你来扶着郡主。” 花千妍推开随从,男子把贺兰唏交给她。她看了眼四周,问道,“宇文景瑞人呢?”好看小说"jzwx123"微X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第582章全民总动员 “为夫也饿,不如为夫先吃。”轩辕炙眼中带着浓浓的缱绻深情,倾身扑了过来。 楚倾瑶啊了一声,余下的残音都被他吞到了腹中。他的手在她身上四处扇风点火,屋子里的气温节节攀升,楚倾瑶觉得自己好像化成了一滩春水,与他共赴巫山云雨。 七杀和七绝在外面搜到现在,无功而返,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天寂阁,忽然两人耳根子一红,齐齐退了出去。 远远的,他们就看到花惜陌和容秋雅进了饭厅,七杀道,“我去告诉他们先吃。” 他走进饭厅,对着两人道,“我家王爷王妃有点急事要处理,让我来告诉两位慢用,不用等他们。” “到底是什么事?很麻烦吗?”知道轩辕炙是天术老人的弟子后,容秋雅很担心这个师兄。 “不太麻烦,两位慢用。”七杀逃也似的走了。 他生怕容秋雅再问下去,自己会不知道怎么说。王爷和王妃正在干的事,真的不足为外人道也。 要说王爷也真的猴急,吃了饭再回床上恩爱不行吗? 出来后,他没看到七绝,习惯性的又向天寂阁走去。七绝忽然从树上跳下来,拦住他道,“这种时候你还想进院,是活够了吧?” 七杀翻了个白眼,“哟,这到底是成过亲的人,懂的就是多。哪像我孤家寡人一个,对某些事一无所知。” 七绝被他说得脸红,上去就给了他一拳,恶狠狠的道,“再胡说,我就拍死你。” 七杀撇了撇嘴,“天快黑了,你不回家抱媳妇去?” “我回不回家,青倚都是我媳妇,羡慕死你。”七绝笑起来,重新回到树上。七杀仰头,一脸怨念。 过了许久,轩辕炙从房里出来,对着树上道,“打一桶热水进来,本王要沐浴,过一会把饭食送过来。” 楚倾瑶沐浴之后,被轩辕炙抱到桌前。楚倾瑶看了一眼菜色,大部分都是她受吃的菜,激动的拿起筷子就吃。轩辕炙挨着她坐下,轻声道,“慢点吃,别噎着。”边说边把糖醋鱼端过来,细心的替她摘着刺。 “我自己来吧!你也吃。”楚倾瑶一脸慵懒,犹如饕足的猫。 轩辕炙目光一凝,见她双颊绯红,妩媚之中透着诱人的妖娆,如同熟透的果子,在邀人品尝。俯下头在她唇上印下一吻,然后滑到她耳际,“娘子,为夫饿,还要吃!” 楚倾瑶脸红如血,假装没听出来他话里的含义,装傻的把一碗饭塞到他手里,“饿了就吃,又不是小孩子。” 轩辕炙笑起来,“有娘子这句话,为夫就放心了。晚上我一定好好表现。” 表现你个鬼! 楚倾瑶表示不想理他,明明他才刚吃过…… 毒门,霜崖进来找漫天妖,“门主,老门主叫你过去一趟。” “知道是什么事吗?”漫天妖最近有些不敢去见父亲,因为每次相见,他都会暗示他赶紧娶了帝凤舞。 他承认凤舞很好,好到他也想娶她为妻。可他心里还装着丫头,他做不到,哪怕他已经惹恼了父亲, 哎!他叹了口气。站起来拂了拂衣袖,磨蹭着去见楚清萧。 到了那边,见帝凤舞不在,不由的心里一松,“不知父亲叫孩儿来有什么吩咐?” 楚清萧眼中现过一丝无奈,指着椅子道,“坐吧!我们父子好久没坐在一起聊天了。” “父亲想说什么?”漫天妖一脸嘻笑,“如果催我成亲,就免了,我还没玩够。” “你看不上舞丫头?”楚清萧问他。其实他比谁都清楚漫天妖喜欢楚倾瑶,若瑶儿云英未嫁,他也乐得亲上加亲。可如今瑶儿已嫁为人妇,放着舞丫头这么好的女子,他不去喜欢,就是他不对。 漫天妖苦笑,“父亲既然知道,又何必要为难我?” “我为难你?”楚清萧有些生气,“是你在为难瑶儿才对,她如今与炙王两情相悦,你该放手了。只要你一回头,就能看到比瑶儿更好的女子。妖儿,如果错过了舞丫头,你会后悔的。” “就算将来会后悔,我现在也无悔!”漫天妖看着父亲,一脸执著。 “父亲,我承认帝凤舞很好,我也不想拿她和丫头比。我对丫头已经没了非份之想,我只想守着她,难道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,父亲也不想成全吗?”漫天妖目露悲伤。 她真的只是想守护着丫头! 楚清萧不知道自己还要怎么劝说,他没想到漫天妖会固执至此。 “父亲,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帝凤舞,想让她当你的儿媳,如果你执意如此,那我娶她又如何!”就算他一脸不在乎,楚清萧还是从他眼中看出了悲凉。 楚清萧挥手,让他出去,他想一个人静一静。 漫天妖从房里出来,就是一愣,因为他看到了帝凤舞正站在外面。那他刚才说的话,她岂不是听了去。 他有些尴尬,又觉得这样也好。 “漫天妖,我知道你看不上我,但我就是喜欢你。”帝凤舞似乎想要笑一笑,没想到却笑出了眼泪,晶莹剔透的泪珠如同上好的水晶簌簌而落,“我会一直等你,不管多久,只要你回头,就会看到我。漫天妖,我会一直一直等你的。” 说完她就跑了,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的眼泪在风里忧伤成了河。 漫天妖,楚倾瑶是你的执念,你又何尝不是我的。 我理解你的痛苦,明白你的疼痛,因为我们是一路人,为爱执着,认定了便是一生一世。哪怕得不到回应,也要坚持。 已经过去了三天,依然没找到童芜。楚倾瑶见轩辕炙要出去,叫住他问,“童芜一直没消息,怎么办?” “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有我在。”轩辕炙温柔缱绻的看着她,眼神柔得似乎能滴出水来。 “有什么事,一定要及时告诉我。”楚倾瑶道,“我想把这件事告诉无双和云暮还有漫天妖,让他们也有个心理准备。” “不用。”轩辕炙拒绝,“今年的药材还没丰收,不能轻易妄动。天琼的事,我会想法子处理。” “不如鼓励百姓上山去挖药吧?”楚倾瑶道,“今年天琼没种药,虽然不至于缺了药材,但多多益善。这样就算境主真来了,也能敷衍一阵子。” “好,就依你说的,我进宫让皇上下令。” 一个时辰后,从皇宫里传出一道旨意,天琼各国的子民可以自由上山挖药,挖到后就能 拿到本地医馆去卖。而任何医馆若敢压价或是拒收。一经发现,严惩不贷。 这条命令一下,立刻变成了全民总动员。百姓们都会利用农闲之余,上山挖药。收上 来的寻常药材,足够当地使用。 这一日,无双到了天琼。他先回到自己的宅子呆了一会,因为少了芸篱,觉得心里空荡荡的,便去了炙王府。 “无双,你的回信我收到了,后来你有没有捉到暗国公?”楚倾瑶一见面就问。 “没有。毁掉地下黑市的时候,他应该不在玖月国。事后也没见他回去,应该是听到了风声,躲起来了。”风双冷眸微眯。有秋横在手,他不怕暗国公不出现。 “暗国公的势力,都被你们连根拔起了?”楚倾瑶问。 “表面上的都没了,还有他的儿子,也被关进了大牢。放心,他对这个儿子很重视。” “他还有儿子?我怎么不知道。”楚倾瑶很好奇。 无双当即把这些年,秋韵竹一直给秋横挡灾的事说了一遍,听得楚倾瑶气愤不已,男孩女孩都是他的骨肉,他怎么能如此重男轻女? “这种人,就活该没儿子。”她恼怒。 “如果他再不出现,就真的没有儿子了。” “若是杀了秋横,秋韵竹不会恨云川吗?”楚倾瑶问。 “如果她恨就再好不过,也能断了云川那颗不安份的心。”若依无双,他真的不同意云川娶秋韵竹。天下好女子那么多,为什么偏偏喜欢上暗国公的女儿? 从他掌握的情报来看,暗国公根本就不是个安份的主。还不知道他和皇室最后会走到哪一步呢! “若她真能出淤泥而不染,不如成全。”楚倾瑶笑道,“有钱难买云川愿意,再说他们也是两情相悦,你犯不着当这个恶人。”妖妖,一共欠了五章,从明天开始,会慢慢补上。 无双点了点头,“我此前查到消息说,暗国公可能来了天琼,你们发现没有?”他毁了黑市,就已经与暗国公彻底撕破脸。斩草不除根,就会春风吹又生。 “没有。”楚倾瑶脑中忽然亮光一闪,“你要这么说,那救走童芜的人一定就是他。” “你们和童芜动手了?”无双一脸不解,“莫非他认出了炙王?” “不错,所以王爷想要除去他,没想到功亏一篑,还是让人把他救走了。” 无双想到自己临出来时,逸王已经布下天罗地网。便道,“就怕暗国公不回去,只要他敢回去,我保证他插翅难飞。我倒觉得他最有可能去的地方是赤罗国,明天我走一趟。还有苍隼国那边,你让云暮留意一下。” “放心吧!云暮那边交给我。”楚倾瑶点头。 若救走童芜的人真是暗国公,那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? 正她愁眉不展时,七绝把吴尚领了进来。加我"jzwx123"W信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“素御天,你以为自己功夫高强,就能在夜染大陆只手遮天了?今日我们就要替天行道,取你的狗命。”无双冷声。

无双走出自己的院子时,看到一袭暗影正站在树下练剑。他走过去,“芸篱,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?”